加微信,请扫二维码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冰河图书工作室 >> 联系我们 >> 【出版资源】 >> 【综合资讯】 >> [专题]『书业观察』 >> 正文

外资出版集团眼中的中国市场

[ 来源:中国网    点击数:13330    时间:2007/8/3    编辑:冰河文化
冰河文化图书策划业务介绍 冰河文化编辑组稿业务介绍 冰河文化加工修订业务介绍 冰河文化图书插画业务介绍 冰河文化个人出书业务介绍

 

 

图书工作室 讯:
我做这一行二十五、六年了,我两个孩子也是很喜欢看书


邱佩珍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

利丰雅高,这个大家都熟知的名字,如今已经在中国成熟为印刷业品质和高效的代名词。而并不为人熟知的是,它隶属的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也正在全面走向中国市场,并为读者献出一本本精品读物。

2007年7月31日,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高级副总裁邱佩珍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讲述外资出版集团眼中的中国市场。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中国网]: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走过了一百多年的历程,一百多年来,它一直致力于印刷、出版、教育等多元化的发展,在美国、澳大利亚、中国等地有十多家的分公司,像我们大家所熟悉的男人装、今日中国、时尚服饰等很多都是它旗下的利风雅高完成的。2006年8月它又落户了中国北京,今天我们为您请到的嘉宾就是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邱佩珍高级副总裁。刚才为大家做了简要的介绍,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在中国有了分公司,是什么时候有第一家分公司的?

[邱佩珍]:

在中国是2000年到2001年第一次开分公司,在北京,现在在北京又安排一个印刷厂。

[中国网]:

当时在北京落户是什么样的背景呢?

[邱佩珍]:

我们是新加坡国家印刷公司,我们是华侨,对于中国很有感情,我们的文化跟你们的文化背景一样,所以对于中国的市场会有很多的发展。

[中国网]:

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英文简称是SNP,好象做教材方面很有经验,我在网上看了一下,为本国和周围许多国家、地区每年印三千多种不同的教材。我想问一下,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经验?

[邱佩珍]:

我们以前在新加坡就是做印教材的,最近一两年我们把教材的生意卖给了另外一个出版社,现在要在中国做印刷发展。

[中国网]:

有没有想过进军中国的教材市场?

[邱佩珍]:

中国太大了,我看现在时间还没到,你们本身国家的出版社也很棒,做的标准也很高,学英文的教材太好了,让我们来这个市场搞,我看会麻烦一点。不过可以找我们出版社的人,合作机会是很多的。

[中国网]:

时机现在还不是很成熟。现在世界各地都学华语,在新加坡汉语和英语是通行的,有没有打算在世界各地推行华语教材?

[邱佩珍]:

今天早上我在跟外文出版社谈,他们说美国学华语的市场也是很急。我们新加坡也是很急,可是现在新加坡是找大陆的教材跟专家,全部来新加坡跟我们出版。

[中国网]:

现在开始推行中国的市场是很有潜力的市场,推行起来难度大不大?

[邱佩珍]:

中国现在这么大,中国的材料很多,人才也很多,设计、编辑的人才也是很多。我的意见是,有这么丰富的人才和材料,要出版国际的书,前途一定会很好。

[中国网]:

新加坡国家教育出版集团做起来的时候,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邱佩珍]:

我们教育出版社最重要的是要简单,给学生们做到让他们很了解。

[中国网]:

现在很多国外出版社纷纷到中国市场来,希望跟中国的出版社合作。但是好象很多合作的都是教材类图书,有没有打算合作文学类的图书?

[邱佩珍]:

我今天早上在你们的外文局,跟他们谈中国的小说,怎么样把中国的小说发到美国、英国和法国。可是现在我们的意见是,现在不要做中国老的小说,做一些新的,比较流行的小说,发到国际去。我认为小说这个市场在国际上也是不简单。

[中国网]:

操作起来是不是难度比教材大?

[邱佩珍]:

操作起来不见得比教材大,但是翻译小说很难,又麻烦,普通话翻译到英文还有法文,要了解两个文化的背景。

[中国网]:

得有相当深厚的造诣。我看过一句话,说中国少了一个付雷,就少了一个巴尔扎克,他是从事翻译的,翻译过程种难度非常大,不单纯翻译字和句,主要是翻译里面的精神。哪个作家是您比较欣赏的?

[邱佩珍]:

现在的我不大了解,因为现在没有时间看书。

[中国网]:

如果有作家想要毛遂自荐的话,在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出书,你们怎样面对这种情况?

[邱佩珍]:

我先要找中国的一个出版社,好象外文出版社,好象其他的出版社,跟你们合作比较好,把你们的书出到国际上,把我们的书引进来。

[中国网]:

您现在已经开始跟出版界合作了,现在来看,跟外国的出版社合作的时候,中国的出版社有一些什么样的优势和劣势?

[邱佩珍]:

你们的设计人才很多,可以找到很多人设计。如果要做系列的书,发到国际的市场,这样预算比较好算。这次来中国就是跟他们谈编辑、设计,怎么样安排书的项目。

[中国网]:

现在在中国市场上的各种图书也很多,像一般的读者如果去买书的话,可能会看一下封面内容怎么样。您作为一个从业人员来讲,选书的时候会不会看一下出版社?

[邱佩珍]:

我不看出版社,到了书店,看书就看前面的内容,不找出版社。可是出版社的材料、编辑的材料很重要,没有能干的人,哪里找到这样的好书呢?

[中国网]:

先内容吸引你,再看出版社,就是用实力说话。

[邱佩珍]:

对。

[中国网]:

您平时喜欢看什么样的书?

[邱佩珍]:

小说、历史书。你们应该做几本回忆录吧?很少吗?

[邱佩珍]:

回忆录方面很多。

[中国网]:

是本人写的呢,还是作家写的呢?

[邱佩珍]:

有很多不同的种类,有的是自己写的,有的是口述,别人写的,有的是跟别人合作的。刚才您对我发问,我突然想起来,您原来是个主持人,现在主持人的状态又回来了。您在新加坡的国家印刷出版社工作了多少年了?

[邱佩珍]:

四、五年而已,我以前在另外一个出版社做了二十三年。

[中国网]:

曾经的经验对您到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有什么样的帮助?

[邱佩珍]:

新加坡很小,出版市场很小,教材的市场也很小,我们大部分就是到国际出版,跟法国、意大利,我们做国际出版,一本书用两三种语言出,那书是一模一样的,图画也一模一样,可是文字不一样,美容、历史、食物、文化等等方面的内容都有  

[中国网]:

您在生活当中更多的是说英文还是中文?

[邱佩珍]:

我本身是客家人,新加坡是在东南亚,我们办公室大部分是说英文。可是如果在市场上买东西,我们全部也是说华文,说普通话。如果你来新加坡,你就会很舒服,因为每个人都会讲普通话,比我讲得更棒。

[中国网]:

您讲得已经很棒了。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想知道,您平时看书是看中文版还是英文版?

[邱佩珍]:

我是受英文教育,就看英文版。

[中国网]:

两种语言是不同的体系,思维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知道新加坡的国家印刷出版集团,跟大陆合作过一本《双语学习》,在您看来,什么样是一本比较优秀的期刊或者图书?

[邱佩珍]:

很难讲,双语教学其实是很难做的,我们以前搞过。现在你们在外文出版社也是搞双语学习,今天早上跟你们美国的编辑谈,他说美国的双语学习,如果要学汉语要比较低,新加坡学汉语的程度比较高,我们的标准比较高。每个国家都不一样,你要进那个国家,就要重写那本书,麻烦一点。

[中国网]:

现在进入中国市场的这些外国出版集团、出版社是很多的,跟他们比起来,你们有什么样独特的优势?

[邱佩珍]:

我们是东南亚,靠近中国,我希望比较了解你们,因为我们也是华侨,我们是华人,我们了解你们的文化背景,你们也了解我们的文化背景,新加坡也有很多人会讲华文、普通话,了解普通话会比较方便交流。

[中国网]:

现在都做一些读书类的节目,因为现在读书有很大的市场。虽然现代生活节奏非常快,但是还是愿意静下心来读点书,读书栏目也是很火的,对您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

[邱佩珍]:

印象最深是李光耀的回忆录,我跟他工作六年,出版这两本书很有意思。我是1950年出生的,那时候的新加坡跟现在差很多,李光耀做总理,跟马来西亚分,那时新加坡什么也没有,经济也没有,外交部也没有,他自己要管理这个国家,我看是不简单的事情。我的背景是学英文文学的,所以我很喜欢看英文小说。

[中国网]:

您更偏爱的是历史的书。每个人读书过程中,不光是看文字,也把自己的经历融入到读书种,有自己的感悟。您的这种偏爱,会不会选择读书的时候,出版图书的时候,会不会有影响?

[邱佩珍]:

不是,我们在新加坡念大学,博士都是从英国来的,他们的背景很棒,还有他们的英文文学的背景很强。

[中国网]:

您是副总裁,我们特别想了解一下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人员构成是什么样的?

[邱佩珍]:

在中国大陆,在广州,在北京,在东莞都有,我们的人员大部分就是中国人。

[中国网]:

人员构成的比例?

[邱佩珍]:

快要有一千多了,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我们就是一个中国的公司。

[中国网]:

您在从业的四年到五年中,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吗?让您印象很深刻的,很愉快的经历。

[邱佩珍]:

2002年到2004年,我住北京一年多,我那个时候住的是三四环之间,现在就有六环。2008年奥林匹克,我对于北京很有兴趣,对于中国的发展很有兴趣。

[中国网]:

通过您的介绍,我了解到您以前做过主播,您做主播的经历好象跟现在的出版业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您觉得有帮助吗?

[邱佩珍]:

有很大的帮助。作为主播,你要了解公众有什么兴趣,你怎么编辑内容,你就可以了解你写的书。现在的作者不一样,现在的作者不看文字,因为有电脑了,可以上网了,他不看文字了,他要上网,要玩网络游戏。所以我们现在编辑的工作比较困难,因为他要写的短,要写得清楚,还要写得有兴趣。我以前做主播,也是好象报告这样,三、四个小时而已,这样的经验很有意思。

[中国网]:

您刚才也讲到了,我们现在的这种图书有着前所未有的潜力,它受到互联网和电视的冲击特别大,现在很多年轻的朋友更愿意到网上找一些书刊,你们怎么样应对这种压力呢?

[邱佩珍]:

我们现在编辑和设计要一同看,我们编辑一篇书,就是两页,要上网这样的,不要说文字写得这么多,这边有点新闻,那边有点材料,那边有个图画,好象上网一样。

[中国网]:

要吸引大家。

[邱佩珍]:

书有书的好处,因为书我可以借给你,如果要上网,也要有一个电脑,书可以睡在床上看。PDA和手机对我们的书会更有影响,你到每个地方,如果你要材料,找什么知识,找什么内容,可以用这个,那时候对出版社就要有影响。

[中国网]:

现在您工作特别忙,要世界各地到处跑。对您来说,是读传统的书更多,还是在电子媒介上读书更多?

[邱佩珍]:

是,电子书会很麻烦一点。可是要出好的书也会有市场。

[中国网]:

在您看来,新加坡的读者跟中国的读者在阅读习惯上有没有不同的地方?

[邱佩珍]:

不一样。在中国,你们读很多书,我到书店,这么多人,我们新加坡书店也有很多人,可是没有你们这么多。我觉得中国和日本真的是读者的市场。新加坡差一点,新加坡小啊!

[中国网]:

您觉得中国大部分的读者对哪一类的图书更感兴趣,有没有做过调查?

[邱佩珍]:

就是自我发展的那种图书,中学、高中的学生,我看他们时常在书店买这几本书。

[中国网]:

您对家人会推荐书吗?

[邱佩珍]:

我做这一行二十五、六年了,我两个孩子也是很喜欢看书。

[中国网]:

您会推荐吗?

[邱佩珍]:

他们已经是成人了。

[中国网]:

小的时候呢?

[邱佩珍]:

他们小的时候,每天晚上我读给他们听,那时他们是小宝宝。等他们大了,我就勉强他们读给我听。

[中国网]:

现在已经颠倒过来了,相信他们能够给您一个很好的经验,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在喜欢什么,在喜欢什么样的书。

[邱佩珍]:

现在年轻人的压力很大,还有他们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也要上学,也要到处跑,我看他们大部分是上网,大部分是看对于自己有好处的,有利于自己发展的书。

[中国网]:

您周围的一些朋友会接受您的推荐吗?

[邱佩珍]:

我推荐给我的朋友,可是这两本书是我自己出版的,我推荐给他们,他们就说我要卖书给他们。

[中国网]:

现在中国有一个老师叫于丹,她现在非常的红,而且她以做老师的经验,在电视上各方面把《论语》说得特别好,您有没有打算利用您的职业优势宣传您的书呢?

[邱佩珍]:

我都没有想到,好计划。

[中国网]:

利用您的身份,我想这个图书可能会更有影响力。您现在到中国来看到了我们的出版业,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意见吗?

[邱佩珍]:

我最近就在跟中国外文出版集团开会,我觉得你们的编辑和设计的工作现在比较困难一点,因为他们的第一语言是中文,可是他们要翻译成英文、法文和德文,因为我们的文化背景不一样,找英文的词汇量和找法文的词汇量来翻,很麻烦,很难翻的。

[中国网]:

就是差别特别细小。

[邱佩珍]:

翻译上差很远。

[中国网]:

这对翻译者提出了特别高的要求。

[邱佩珍]:

我今天早上跟他们说,本来要出英文版,可是怎么出英文版?是头一次编辑书的时候,就用华文版编辑内容,印好了稿,才翻成英文。我说你们应该这样想,应该把那个项目写好了,可以用华文写,可是等到写稿时,你就用英文重写。可是他们说会比较困难。

[中国网]:

就是不要他们逐字逐句地去翻译,要用另外一种思维来写。

[邱佩珍]:

对,可是如果这样做,你英文的程度和标准要比较高,就麻烦一点。

[中国网]:

我下一个问题就想问,在您那里,这样的翻译人才多吗?

[邱佩珍]:

我们在新加坡很方便,因为现在可以上网,新加坡是在东南亚,我们认识很多翻译员,我们就跟他们联络,让他们做。如果请翻译员在出版社做,有时候做得很闷,投资又会很重,用世界的翻译员,跟他们联络。

[中国网]:

就是吸纳各地的精英来做翻译。

[邱佩珍]:

如果找法文的翻译员,就到法国找,如果要找德文的翻译员,就在德国找。可是设计那个书,改那个稿,全部在新加坡改。

[中国网]:

但是这个工作量会特别大,有专门的人在负责吗?

[邱佩珍]:

有。

[中国网]:

就是负责联系这些翻译家?

[邱佩珍]:

现在有网络,编辑书就比较方便,以前看稿很麻烦,现在很方便,他们把稿寄来,我们就可以设计,要剪,要改,现在方便多了。

[中国网]:

您的这种方法使我想到,传统媒体和互联网是在互补的,让我们做传统媒体越来越顺畅,越来越方便,传统媒体让我们静下心来学习一些东西。在您的角度和位置上来看,什么样是比较好的翻译家,能够达到您心目当中互译的水准?

[邱佩珍]:

如果要找翻译家,要看你本身书的内容和书的材料。有时小说翻译就很麻烦,因为小说不是翻译,小说要重写。如果你遇到一个情形,或者一个表现,英文有时候没有,那你怎么写?如果要翻译教材就比较方便,就比较简单,翻译历史也比较简单,找翻译员就要找对于这个材料有兴趣的,翻译的标准就比较高。

[中国网]:

我看到一个电影,英文的名字就是姐姐和妹妹的人名,中国翻译过来就叫做《她比烟花还寂寞》,特别美,就看出翻译家的功力在里面。您印象当中哪部书是翻译得最好的?

[邱佩珍]:

李光耀的回忆录,你们外文出版社翻译到,好象是十年前,我们跟外文出版社交易。后来因为几样内容我们不同意,因为对于台湾,对于中国,李光耀的意见。可是我们跟外文出版社商量一两个月,后来也是可以出版的。我的意见是,翻译的内容如果遇到困难,两个出版社跟作家坐下去商量,真正了解他的目的和真正了解他的意思,我看这是很好的,我们那本书在中国也卖得很好,也是翻译得很好,就是外文出版社,两本,是他们安排的。

[中国网]:

这可能是经验之谈,作者和出版社要坐下来聊。

[邱佩珍]:

两个出版社也要聊,外文出版社和我们聊。我们和作家商量一下,作家就跟出版社商量,真正了解我们作家的意思。可是有时候找得到,有时候找不到,有时候办得到,有时候办不到。

[中国网]:

刚才您对中国出版业有一些建议,推得广一点,您对中国的电子期刊有什么样的意见?

[邱佩珍]:

你们的网上很好。

[中国网]:

是电子的杂志,经常我们在网上有一些电子的杂志,您也看吗?

[邱佩珍]:

看过。

[中国网]:

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邱佩珍]:

这个电子期刊杂志有到外国吗?

[中国网]:

有到外国。图书方面您有什么样的建议?电子的图书。

[邱佩珍]:

书和电子不一样,书是可以拿着,我可以借给你看,可以两个人翻那个页看。电子图书是给你材料,给你知识,不一样。

[中国网]:

外国出版社进入中国只是一个时机的问题。

[邱佩珍]:

是吗?

[中国网]:

我看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2007-07-31 18:14:39)

[邱佩珍]:

时间的问题,可是也要你们的法律的问题,他们的材料也要适合你们的市场,每个国家都是一样,我们应该要自己保护我们自己人民的影响,一定要参考外国的建议,但是我们也要把握我们人民的影响。时间也应该快到了吧。

[中国网]:

你们已经提前做好准备了吗?

[邱佩珍]:

还没有,你们还没有开放,发行就可以了,出版还早吧?会吗?最好就是跟你们的出版社联络,因为如果没有找到中国的出版社联络,我们的材料可以给他们编辑,我们还没有做那个项目时跟他们访问,我们的投资就比较标准,不必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中国网]:

建立一个平台,大家一起交流。

[邱佩珍]:

交流就比较方便,我们进来跟你们交流比较好。

[中国网]:

你们不仅在中国有分公司,在美国、澳大利亚都有。在那些地方推行跟在中国的难度一样吗?

[邱佩珍]:

不一样,他们的市场也是不一样。我们在每个国家的生意也不一样。有的是印刷,有的是另外的,大部分是印刷。他们印刷的生意也是不一样的,可是我们中国比较多。

[中国网]:

您刚才讲到了您从事出版业已经二十五、六年了,已经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了。您以前在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之前还有一家公司的经验。

[邱佩珍]:

对,另外一家出版社。

[中国网]:

两个的平台不一样?

[邱佩珍]:

也是印刷和出版的集团。可是我大部分也是做一样的工作,我是做国际出版而已,另外的我没有做。

[中国网]:

在您看来,现在想要进入出版业的这些年轻人,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建议,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邱佩珍]:

如果要从事出版业,你一定要对出版有兴趣,要有热情,热情很重要,如果没有热情,编辑是很麻烦的工作。大学也要考到一个好的程度,因为做文字是比较难的一个工作。出版社不是一个工作,你要很有兴趣,很有兴趣见新的人,有兴趣去找材料,你要喜欢看书,在出版社就很有前途。

[中国网]:

不但要有文化底子,还要爱书,爱这个职业,才能做好。

[邱佩珍]:

爱文化。

[中国网]:

您作为一个女性,在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有哪些优势和劣势?有这个性别的区分吗?

[邱佩珍]:

我看没有吧,现在很公平的。

[中国网]:

您主要是负责出版这一块的,肯定要世界各地到处跑,您觉得在出版方面有什么样的经验给其他的从业者?

[邱佩珍]:

为什么对出版这么有兴趣呢?你出版这个书,大部分是这个价钱,大部分是这个标准,大部分是这些页,大部分可以卖到五千本、一万本。可是如果你有眼光,有前途,那本书会卖很大量。我以前在印尼做了七年,那部分东跑西颠,他是美国人,我是东南亚的华侨,我们都不了解印尼人的态度和规矩,到了每个地方就得罪人,生意做不到。我回到新加坡,做出版社,的确出版社压力很大,要出好书,又要出可以卖的书。我就把这个经验作为好象了解印尼规则的书,第一次卖了几千本。后来做了一套书,也是卖得不错。如果你要做出版,要有耐心,要很仔细编辑。

[中国网]:

听过您的介绍,我想到一句歌词,“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您要出一本书的话,会很热销的,您的经历很传奇。

[邱佩珍]:

新加坡的市场,中国的出版社已经有发行书,就是我们中国国际出版社,在新加坡有个分行,也有卖你们的书。你们现在在中国,在北京,在书店买到中国书,我们在新加坡也买得到一模一样的书,很方便,新加坡很小的。你们在那边已经有发行了。

[中国网]:

问您此行的目的。

[邱佩珍]:

我第一次来外文出版社,好象是在15年前,这两天来到外文出版社,你们变了很多,里面的编辑员和设计员,和领导,每个对于出国,对于国际出版都很有兴趣。十五年前,他们没有这样的热心,没有这样的影响。我看这是很丰富的,这次来得很好。

[中国网]:

您这次是否签订了什么样的协议呢?

[邱佩珍]:

这次来就是看他们的书怎么样编辑,给他们几个建议,看我们可以联络做什么样的书,做什么大的系列。

[中国网]:

您刚才提到了十五年前来过这里,我想通过您了解一下,十五年前的中国出版业和十五年后有什么不同?

[邱佩珍]:

变了很多。我那次在饭店的电梯,我住二十楼,他用普通话和英文。两年前我在北京住,电梯没有用英文,两年前而已。十五年前的外文出版社还是政府的出版社,还是有出很多政府的重要的材料,但是现在,他们的影响是把一模一样的材料编辑过,设计过,然后卖给外国,卖给某某国家。如果幸运,我们必定会做几套好书,现在就是我们的目的了。2009年法兰克国际书展,中国是重要的国家,他们要展览中国的书。我们现在的目的是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一定要合作出好的书,2009年到法兰克给每个国家欣赏。

[中国网]:

在您看来,法兰克的书展是机遇多还是挑战多?

[邱佩珍]:

机遇很棒。下个月,北京的书展也是变得很多了,也是很大。

[中国网]:

今后的中国市场上,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有什么样的发展前景和规划,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邱佩珍]:

我们在中国要做很多的印刷厂,中国发展,我们也是这样,跟你们一般发展。

[中国网]:

今天通过跟邱总的对话,使我们感觉到,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正式落户北京,给国内外的很多出版社一定是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有序的良好的竞争,让这个市场越来越成熟,在今后的出版业,究竟能够谁主沉浮,谁能在这块蛋糕上拿走自己最想要的一块,还是需要市场来考验,需要自己的实力来说话。在这里我们中心地祝愿新加坡国家印刷出版集团明天会更好,也欢迎邱总再次到我们中国网作客。谢谢网友们的收看,谢谢您!

[1] [2] [3] [4] [5] [6]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总署出台《期刊出版形式规范》七月体检期刊

  • 下一篇文章: 三方联手搭建数字动漫出版平台
  • 策划组稿业务介绍】【设计制作业务介绍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读了这些书,谁都能写好今年…[4007]
  • 抗疫报道,媒体更要做好“把…[2355]
  • 2019年“扫黄打非”十大案件…[4550]
  • 新锐作家入局,儿童文学市场…[2278]
  • 又一原创绘本奖揭晓,获奖作…[233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企业出书案例展示:《员工培…[6783]
  • 企业出书案例展示:《华夏银…[6169]
  • 本公司企业出书业务介绍[60491]
  • 科普类读物插画选登(单色灰度…[8320]
  • 健康科普类读物内文插画2[8162]
  •  
     相 关 文 章
  • 一周只卖一本书,一書书店的…[41]
  • 京东图书超级品类日引爆买书…[31]
  • 2021中国数字出版创新论坛举…[25]
  • 一个清华毕业生放弃高薪直播…[32]
  • 携手九大出版机构,9月与京东…[28]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0 北京汉图图书公司        站长:冰河        京ICP备05037742号-1